關於足協盃上自己表現之反思與懺悔

我在足協盃賽中是海南隊的門將。本次比賽最後戰績是小組墊底未能出線,3場共計進2球丟5球,一平二敗無一場勝利,是海南隊有史以來的最差戰績。作為一個門將我對此應附負有很大責任。

第一場是打小組中實力最強的中越隊(其實全是京族人)。本場比賽因越南人憑藉一次角球的機會破門最終我們0-1告負。越南人右側發出角球,我正前方堆了三名戰友,阻擋了我視線,據他們說越南人是從後方大躍進插上淩空射門的,球速很快,貼地球,球從三名防守隊員縫隙中突然冒出打中路而進,我來不及做任何反應了。失球前我只聽到一腳悶響,還以為是自己人解圍了。固然視線受阻是失球一個重要原因,但細細想來,我也有不可推脫的責任:我的站位有些偏左,當球傳中時我應該隨即嚮中路移動,如果當時扼住位置了,球應該是打到我的腿上的,當然也有可能會進,只是我想失球的概率就稍小些了。本場比賽我打得有些拘謹,動作比較僵硬,但好在沒出重大失誤,其餘時候表現尚可,總共有5次撲救,其中2球單刀。越南人動作很陰……我們其實有很多機會破門,但是我們太急,浪費太多了。

第二場是打醫學院隊,實力第二。這一次是殘陣,中場缺人,後衛也少了海哥這根大樑,右路後防非常薄弱,屢屢被人突破。打著場比賽的時候剛好遇上大降溫,天氣很冷。因而開場時我根本未進入狀態,約一分多鐘時對方即有腳射門我撲球竟然脫手還好隊友很快解圍。還有一個對方的角球隊友故意漏給我,我沒意識到,臨急反應又脫了手,然後第二反應立即飛撲上去搶在對方前鋒出腳之前把球抱住。後面對方有一腳距離稍遠的大力射門我完全可以嚮左移動去接住,而不該簡單地托出去給他們製造角球,他們人高馬大身體強壯,空中球我們對抗吃虧。後來似乎我開始有狀態了。上半場比較有威脅的是有兩腳,一腳是很陰險的抽射右下死角的我及時倒地將球托出底線,還有一球是禁區內大力射門打左上死角的再次被我側身用單手托出橫梁。下半場我們獲得了一個點球,結果球很大力地打到門楣直直往下彈壓到球門線爾後又出了來被人解圍,錯失大好機會。下半場前半段我基本沒受到什麽威脅,但自點球失後我們似乎顯得式微了,對方很頻繁地攻過半場,但我們沒給他們機會,斷了球後的的反擊也打得很漂亮,但就是不結果。到末端我們不知是否因體力問題,對方經常壓過了半場。我倒是很精神集中,沒有雜念,有三個單刀被我化解,亦有數腳禁區內的近距離射門被我成功解救。最後時刻一個左路的一對一射門驚得我一身冷汗,最終我死死將球抱住,再大腳發上前去裁判吹響了終場哨聲,最終兩隊0-0握手言和。

事後我被人圍住,都問我是否是玩專業守門的……可惜小時候沒抓住機會,不然現在定然不會那麼頹了。

小組賽最後一場迎戰東北隊,他們此前已經兩連敗,分別0-31-2輸給醫學院隊和越南隊,所以只要我們取勝就有機會晉級淘汰賽。賽前我們都信心滿滿,誰知這場比賽將會被我弄得一塌糊塗。我們開局相當順利,大概打了十餘分鐘我們邊鋒奔襲右路起腳射門,門將撲救不及而球入左下角,1-0!但隨後我們似乎有些退縮,由於東北人個個身體都很壯,長得又高,我們傳球很難滲過去,中場開始有些失控,他們開始半場壓制了,當然我們也有因此而得到的破門良機,但是前鋒匪夷所思地將球浪費掉了。於是乎幸運女神不再垂青我們,勝利的天平已開始漸漸傾斜。上半場我自己覺得做的最好的撲救是撲宋衡的射球門左側的一腳勁射,球速很快,貼著地,我視線嚴重受阻,但是我反應很及時用側撲把球托出底線。此後我開始變得頹廢!此球過後沒多久,我們反擊被人截斷,他們長傳找到左路宋衡,宋衡傳給他們一個前鋒,前鋒嚮中路內切,本是海哥貼身防的,結果前鋒突然加速甩開了海哥,直接面對大門,我並未上前立即封他角度,結果被人輕鬆破門,1-1……丟了這一球我很是鬱悶,雖然現在個只是平局。中圈發球後,我們中衛開鵬回傳海哥,但是海哥恰恰回頭,球從剛才進球的那個前鋒旁邊擦著過去,驚得我一身冷汗!我接住了球,但猶豫了,我傳給誰好呢,還是給海哥吧,結果對方前鋒看破了我的計劃,球傳出後馬上嚮前封堵,結果球打在腿上反彈入網。1-2被人反超……丟的是這樣一個愚蠢的球,此時我腦袋倏而變得異常沉重,茫然若失。東北人卻因此士氣大漲。有的場下的東北人說,「這門將肯定是收了錢了」,聽後我只能更加自責,無地自容,再無半點心思了。此球殺傷力極大,隊友們適才興奮的心情被我掃得一干二凈,皆是鬱悶無比。中圈再發球,上半場結束了。

中場休息隊友們一直在給我打氣,說我已做的很不錯之云云。但我真的已經受到嚴重打擊,頭疼腦沉,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幹什麽!

下半場易邊再戰,而噩夢還在繼續。東北人長傳找到宋衡後宋自右路嚮中路內切,然後繼續向左拉吸引防守,最後突然加速變向擺脫防守而後一腳怒射直打球門左下角,我雖然奮力撲救指尖擦到皮球但終究是無力回天。此球再是一擊!1-3!中圈發球,結果第一腳就被宋斷掉,宋又左側立即內切然後在中圈附近突然起腳勁射,我一來視線受擋,二來情緒低落,又是指尖輕擦皮球並無改變飛行路線,球再次應聲入網。此球一入,我的靈魂已經完全垮塌,只剩得一片瓦礫廢墟!

後來海哥不懈努力,長途奔襲,非常漂亮地追回一球:直打球門右上死角,至此我心情又稍有好轉,並化解了宋的兩個單刀,其中一個是出擊還跟宋狠狠地撞到了一起。後半段我們的士氣上來了,基本壓著他們半場打,但就是浪費了一些良機沒能實現翻盤,最後2-4落敗,東北人晉級……

此役過後,我惟有懊惱與自責,那日幾乎一宿未能入眠,腦子裡一直在想著那四個失球,尤其是第二個失球的畫面不斷地噩夢般地在我腦海中重複。要不是這一球,我們決不會輸,這球絕對沉重打擊了我們的士氣,轉而令對方信心倍增!

後幾日痛苦掙紮,終於解脫!我不該消沉!消沉即是認輸!哪裡摔倒再從哪裡站起來!要做好,平時就必須苦練苦練再苦練!這場比賽集中暴露出了我的很多問題。雖然輸了,可這些問題告訴了我以後應該注意什麽。例如我丟的第一球,當後防隊員被擺脫後露出巨大空擋時我應看準時機立即封堵他射門路線;第二球這種情況直接大腳踢到前場,一腳球很重要,越猶豫,只能說明自己越不自信!第三球和第四球是自己自己打倒了自己,精神恍惚,故而反應偏慢造。故知在比賽中無論當時情況如何自己的心態必須要調整好!踢球必須要有激情,否則什麽事情都做不了。

平時還是苦練吧。隊友信得過我,我不能用自己的噩夢表演來「回報」他們。在此非常感謝興,感謝海哥,感謝江文瑞,感謝林隊長,感謝所有的隊友!我們一起加油!!明年比賽再來奮戰!!

關於足協盃上自己表現之反思與懺悔